“我的夢想是做一名老師,成為那根燃燒的蠟燭,給更多人照亮未來。”1995年師專畢業的李建波從洛陽來到濟源,在這裡開始他的教師生涯。
  □東方今報記者 張靜/文圖
  只有自身硬才有資格教學生
  初見李建波,胖胖的身材,笑容可掬的面容,微捲的頭髮被全部梳向腦後露出飽滿的額頭,整個人看起來頗具藝術氣息。這般形象若是襯衣、領結、燕尾服上身,站在國家大劇院的舞臺,恐怕一上臺也能HOLD住全場。
  1995年,剛剛師專畢業的李建波聽說濟源音樂教師稀缺,就從洛陽老家到濟源一所中學做音樂教師。“雖然小時候夢想就是當老師,可當了老師才發現自己造詣不深時,沒有資格教孩子。”李建波說,任教後他仍沒放棄繼續到洛陽學習聲樂。“那時候一個月至少要去洛陽上兩次音樂課。”為方便上課,李建波狠心買了輛摩托車,無論颳風下雨、嚴寒酷暑,一來一回3個多小時,從不落下一節課。
  經過3年努力,他考入河南大學音樂專業,“我也不知道周末是怎麼過的,除了要給學生上課,每逢周六日,還要到洛陽、開封自修本科課程。”當時一個月工資440元,他在洛陽上一節小課就得60多塊錢,加上來迴路費,掙的錢幾乎全搭學習上了。
  為留學深造賣掉心愛的鋼琴
  2001年,拿到本科文憑的李建波依舊不安於現狀,決心要成為一名大學教師,他從洛陽的老教授那裡聽說,不少學生去白俄羅斯留學,費用不是很高,並且當地音樂氛圍很好,他便動了心思。“到白俄羅斯兩年至少需要十幾萬元,對於當時每月700元的我來說是天文數字。”錢的問題成為李建波心頭的一件大事。2004年7月,對於李建波來說是坎坷的,他的父親去世了,痛失父親的經歷給了他狠狠一擊,“總覺得自己還年輕,可是時光不等人”。於是出國留學的想法令他一天也不能再等了。
  那年8月,李建波到白俄羅斯深造學習,“錢全是從親戚朋友那裡借的,家裡最值錢的鋼琴也被我狠心賣掉”,怕丈夫隻身一人在異國他鄉遭遇囊中羞澀,妻子帶著年幼的孩子租住在一間簡陋的民房裡,每月發了工資就打給他,“那幾年真是苦了她”,眼前的大男人說著說著紅了眼眶。遠在白俄羅斯他也一刻沒閑著,為節省開銷他和一名中國留學生合伙做起了生意,“他會做包子和饅頭,我們住的宿舍樓里大部分都是中國留學生,許多北方的都想吃麵食,那裡又沒賣的。”雖然不在一個校區,他每天為大家訂購包子和饅頭,“可以掙個路費,至少我的吃飯問題不用愁了”。
  “不是每個學生都有機會出國學習,我想讓我的學生都能接受好的教育。”遠在白俄羅斯的李建波依舊想著他的學生,狠心從自己賺的錢里拿出一大部分買了一臺小型攝像機和電腦,每上一堂課或聽一部好的歌劇,他都耐心地錄製下來,刻成碟片,畢業時光是碟片他就保存了整整一大箱。
  學生夢圓就是他的幸福
  畢業回國後,李建波的條件足以進入高校任教,但留學期間欠下的債務讓他壓力頗大,索性放棄到大學當老師的機會,選擇到湖南一家培訓機構做考前培訓。“那時一天最多上15節課,從早上八點到晚上9點。”李建波說經常中午顧不上吃飯,晚上回家倒頭就睡,第二天發現嗓子累得幾乎說不出話,但還要繼續上課。“掙錢還債固然重要,更重要的還是我的那群學生。”李建波說不少學生都是藝考考前突擊,只有下功夫他們才能取得好成績,“當時看到一個個學生取得好成績時比啥都高興。”
  還清了所有債務的李建波想安定下來,於是他再次回到濟源到濟源職業技術學院任教,並開了自己的音樂培訓學校——建波音樂教室,“知足者常樂,現在我也算圓了當年的夢想,我的學生能進入夢寐以求的學校,我覺得很幸福!”李建波說,在教師這個舞臺上,他願做燃燒的蠟燭,為孩子們照亮未來。憑著自身的威望和在音樂方面的造詣,李建波成為今年“歌聲飄過濟源城”全民歌唱大賽的評委組成員,他說選手們在舞臺上一天天比賽,一天天成長,就像看到當年的自己。在追求藝術的這條道路上,只要永不言棄,一定能夠越走越遠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鄭國鋒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李建波:讓學生夢圓是我最大的幸福)
創作者介紹

fh22fhnht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